《Hunting Your Heart》試閱1

沒意外團兵Only首發!
試閱下收↓



  「可惡……」乾淨的手中映在瞳中卻有著洗不淨的鮮血。
  好不容易得到的結果卻覺得勝之不武。
  留著我一個人在這種爛世界生存,真是打個好如意算盤啊。
  這個、混帳艾爾文。

×××

  群眾叛亂的戰爭發生在他還未出生的時候,而今已經過了快三十個年頭。所以他不知道,也沒有參與過那所謂的戰爭。只知道從他出生前就有飢餓遊戲的存在,縱使那是個就算是笨蛋也知道相當不公平的遊戲,但他還是存在著,並持續著。
  在每個區內都有著屹立不搖的電視牆播放著第十三區反抗失敗後如今的現況。
  ──毫無生機、一片荒蕪。
  但那飛在天空中的鳥卻很是眼熟,就連路線都無什差異。
  這是不是代表其實十三區──…
  「利威爾!」思考被喚回,拍自己肩的女性也不等他反應便直接坐到旁邊「你還在這裡放空看風景啊?最近又是『那段時間』了,保安人員都會增加,小心點別被抓到喔。」
  利威爾對此也已見怪不怪,默默回應道:「我知道,等等就回去。」
  只是一直沉默下去又是很奇怪的。
  「喂,佩特拉。你這樣提醒我,自己卻不怕?」利威爾首先開了口,當然不是對對方在自己身旁感到不滿,而是擔心對方並沒有像自己一樣的身手在可能被抓到的時候逃走。
  得到的回應只是個微笑。
  「有你在嘛!不會的啦。」
  利威爾只是嘆氣,然後起身道:「走吧,在晚些保安人員就要開始巡視了。」
  「嗯!」

  十二區。
  開產煤礦造成灰濛濛的天空,隨著『那段時間』的到來更是伴隨著一片死寂。
  『那段時間』,從飢餓遊戲開始前幾週都城會派駐更多的保安人員進駐各區,只怕各區會發生叛變等。平時交好的保安人員在新派駐來的人眼皮下,也不敢像平時一樣鬆散,但還是會叫那些平常總違反規定的人多注意點,畢竟他們可保不了人了。
  「利威爾,今天那麼晚阿?在晚點來可就要換成新來那群的人了呢。──喔?原來是帶佩特拉出去晃啦?那在晚點回來也沒關係吧,哈哈!」阻擋了十二區與向外通道的鐵絲網在利威爾眼中卻好像不存在一樣,這也是他每次跑出去閒晃或打獵時會經過的通道。而這些年往來,雖然偶爾會遇上不熟的保安人員而被抓,但大多數值班的人員都已認識利威爾,而且利威爾也會帶上一些好吃的回來,如此互利下來大家也都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閉嘴。…佩特拉是自己跑來的。說都說不聽,明明知道最近會比較危險的。」語畢,揉亂了佩特拉的頭髮,臉上的表情卻是與話語不一的寵溺。
  「大哥,是我自己去找利威爾的啦!不要亂說話!」佩特拉的臉卻有些微紅。
  佩特拉喜歡利威爾並不是秘密,只是利威爾一直不願意點破。自己沒有感覺是一個理由,但更多的是因他只把佩特拉當成妹妹般的存在罷了。
  「好啦好啦,你們快走吧。接班的人應該要來了。」而後對方還是打趣的對佩特拉眨了眨眼也不曉得想暗示什麼,只得到了佩特拉的一陣臉紅。
  天色暗的很快,從外邊回來也才過了半小時,天卻已黑了大半。
  「佩特拉,直接回家,不准亂跑。明天……自己準備好。」
  「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了!像我爸一樣囉囉唆唆的,小心以後沒一個女的會喜歡你!」佩特拉調皮的朝利威爾做了個鬼臉,便轉身以極快的速度跑回家,而利威爾見狀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放在心上。也許正是因為兩人的相處模式總是如此,才會無法把對方當成異性看待吧?
  利威爾直到佩特拉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才起步回家。
  ──明天,要到了呢。

  冷冽的風打在臉上,頓時有些精神抖擻。比較晚睡卻比平常還要早起只為了準備打理好自己。利威爾真的內心充滿了幹意,而平常可能一星期至多洗一到兩次澡,也不怎麼在意自己的服裝儀容,此時站在鏡子前打理自己什麼的,著實有些不大習慣。
  看起來是乾淨的,這樣就好了吧?利威爾也不想管那麼多了,出門直接往廣場的地方走去。路上也可以看見許多人也陸陸續續朝著同目的地走去,清一色都是小孩到年輕人,其中穿雜著有些年紀的人身邊也一定有小孩,大概都是父母輩的吧?看的利威爾竟有點羨慕。
  「利威爾!」肩膀被拍了下,從聲音已經可以推測出來人是誰的利威爾臉部表情也從緊繃嚴肅轉為溫和。
  「伯父伯母,你們好。」佩特拉是獨生女,就算是生活如此困苦的環境依舊擁有父母相當的寵愛。所以在這種日子會陪同女兒一同前往廣場是個讓人一點都不意外的事情,利威爾也禮貌性的率先打了招呼才與佩特拉交談起來「佩特拉,今天可不是會讓人開心的日子啊。」
  「知道啦。」鼓起臉頰,佩特拉就是不喜歡利威爾只把自己當成妹妹。
  利威爾只是笑笑,在人家父母前面可不能像平常一樣嬉鬧呢。
  何況今天的場合也實在不適合。
  「也不是第一次來了,快點入隊。」一邊說著也一邊走向清一色都是男生排著的隊伍,利威爾也已經是第五次參加抽籤了,前幾次都很幸運的沒有被抽到──真的是很幸運,因為利威爾的籤可能是全區的男人裡面最多的了。
  會讓自己的名字在箱子裡增加的方法不外乎就是違反了規定或者換取食物等等,利威爾是孤兒,照理來說除了違反規定外實在不應該會有那麼多籤,但他卻願意犧牲自己每個月換取食物給佩特拉一家人過活。當然佩特拉一家也都說過這沒必要,年輕人嘛總該有個大好未來,這樣讓自己被抽到的機率上升實在是不大好,不過都被利威爾勸退了。畢竟人家都已經拿著食物過來總不能又把人叫回去說你自己吃或者拿回去退吧?利威爾食量沒那麼大是其次,啊籤都丟了也不能再一個一個翻出來是吧?於是利威爾就這樣以每個月增加起碼兩張名字的速度讓箱子內充滿了他的名字。
  兩張名字──是因為利威爾總會跑出去打獵,雖然通常遇到的都是熟識的保安,但一個月下來偶爾也會衰到那麼幾次的被抓到。反正利威爾終究是不太在意的,畢竟一個人生活,能在意的人早就不在了。要嘛自己去遊戲裡成為贏家回來過上個好生活也不錯,如果真的不小心死了那區裡倒也沒牽沒掛。
  而佩特拉是第三次參予抽籤,當然寫有他名字的籤是一隻手都數的出來的數量,也不太怕被抽到。這大概也是佩特拉的心情並沒有很緊繃的原因吧。
  廣場上聚集了全區的年輕男女,雖然如此但卻依舊死寂沒有任何聲音,大多數人的表情都是嚴肅的。
  台上站著遠從都城來的抽籤人,而開場一如往常的以愉快的口氣道出:「飢餓遊戲快樂!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
  利威爾對這從小聽到大的句子嗤之以鼻。
  「那麼事不宜遲,來抽籤吧!照慣例──女士優先。」今年的抽籤人可能對於自己被派到十二區是那樣的不開心,於是很是快速的就開始進行了抽籤。照字面的的意思,也不知道是從哪屆抽籤人流傳下來的傳統,每次抽籤都是先抽出少女祭品。
  「納拿巴……恭喜!快上來讓我看看是哪位幸運的女孩。」女孩群裡發出了不小的驚呼聲,連利威爾也有些驚愕──納拿巴他是認識的,而且說的上很熟。在十二區普遍的黑髮之中,納拿巴擁有俏麗的金色短髮,同時她看起來並不像女性,很多人在第一次見面時總會對性別問題疑惑許久,尤其她的父母又幫她娶了一個較為中性的姓名,這讓她很是困擾。個性溫和的她不論在男性還是女性中都很受歡迎,而今次抽到她的籤確實是讓許多人感到傷心,畢竟一個如此溫和的好人,未來就要被斷送在這了,任誰都會感到可惜。
  在眾人憐憫的眼神中納拿巴走了上台,跟抽籤人講話時眼神是平靜的,也不知道是認命還是無所謂,利威爾還是看不出來的。而抽籤人也只是要照例寒喧加油下罷了,也就指示著要抽少年祭品的籤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鴨子快菲

Author:鴨子快菲
管理員有兩位:鴨子/啊菲
合在一起就是鴨子快菲,目前只是個默默無名的社團。
大概是出出同人本子、周邊or自創本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