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ing Your Heart》試閱2

沒意外團兵Only首發!
試閱下收↓


  「利威爾…利威爾在哪?快點上台吧!」
  這下大家都是道抽了一口氣,而站在利威爾身旁的人更是毫無遮掩的直接朝利威爾望去。利威爾見狀嘖了聲,周圍的人也自覺的閃開了條道路讓利威爾走上台。
  利威爾站上台也不想說些什麼,聽著抽籤人的廢話更是使他煩躁。他可以看見佩特拉在台下快要哭了的表情,也可以看見佩特拉父母擔憂的表情,更是可以看見眾人臉上充滿憐憫、幸災樂禍等等的表情,轉過頭更是看見納拿巴一臉擔憂的望著自己。
  「恭喜兩位代表第十二區參予第二十八屆飢餓遊戲!那麼還有約半天的道別時間,兩位可以準備一下──最後,飢餓遊戲快樂!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明年再見了。」
  語畢,抽籤人以極快的速度指示兩位貢品離去的道路。廣場的人也緩緩的散去了。
  只有一牆之隔的兩間房間是讓兩位貢品給家人和親朋好友道別用的,納拿巴固然有自己的父母,利威爾在隔壁房間此時也是可以聽見她父母傳來那接近崩潰的哭聲。利威爾不是不能理解,畢竟他也覺得納拿巴正值女孩的青春年華,正常來說實在不應該把未來葬送在這。
  「利威爾!!!!!」門被撞開,利威爾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但還沒反應過來人影就已經衝到自己的眼前,一臉懸然欲泣卻又充滿怒容「為什麼會是你!!這太不公平了!」
  「佩特拉,冷靜點。想想這也還蠻正常的吧,何況根本沒有公平不公平這回事。而且我未必會輸,不要那麼快替我下結論。」利威爾早就想好了應付的詞語,此時也算是冷靜的回應著。
  「佩特拉──冷靜點。利威爾說的沒錯,他可不一定會輸呢。畢竟他可是利威爾阿?」此時佩特拉的父母才終於是緩緩的走了進來,利威爾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雖然知道,可是這樣……我還是不能接受啊!那麼多張籤,為什麼偏偏是你──」
  「佩特拉,我會回來。」利威爾輕聲道了句,佩特拉雖然總算是安靜了下來,但依舊有著不甘的眼神。佩特拉的父母看起來都想開口再說些什麼,但此時門卻被都城的人推了開來。
  「要出發了。」

×××

  前往都城的火車上,利威爾跟納拿巴不約而同的都選擇打開車窗吹風,彷彿可以吹掉心中無限多的惆悵。
  其實不用跟佩特拉道別讓利威爾的心中是有些慶幸的。不是討厭她,是麻煩。尤其要解釋這解釋那什麼的,一直以來都不是利威爾的強項。
  「你在想什麼?」納拿巴站在利威爾旁邊,開口道。
  納拿巴的身高在女性理較為突出,甚至可比成年男子,此時站在利威爾的身旁,倒也顯出利威爾不算高的身子。
  「沒什麼,倒是你爸媽那哭的悽慘阿。」利威爾絲毫不打算隱瞞自己聽見哭聲的事實,頓時空氣中又是尷尬的氣氛瀰漫。
  「那是……因為抽到你了啊。」納拿巴苦笑,利威爾卻是一陣不解「你或許沒什麼朋友,但這次區內抽到你,其實大家都很看好你,我也是喔。」
  「……那不過是因為大家不瞭解妳的實力。」利威爾如此說道,並不是毫無根據的說,因為就納拿巴而言,只有他知道,她並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乖乖女。

  那說起來也只是巧合,有次利威爾沒注意到時間而只好在區外露宿一夜,結果在隔天早上才剛天亮的時候看見了納拿巴──利威爾還稍微尾隨了一下,發現對方居然會使用弓箭打獵,而且還奇準無比。懷疑的當下利威爾也是躲也不想躲了,直接探出頭去打了聲招呼。而納拿巴也是嚇了一跳,而後才承認她偶爾也會跑出來打獵幫家裡加菜的事實。
  「那你怎麼跟家裡解釋你打獵來的食物從哪來的?」
  「跟你買的啊。」
  「……」
  「記得幫我保密。」
  「如果我不要?」
  「你會的。」
  「……」利威爾確實是不會去說,先不說跟人家沒什麼仇也跟人家家人不熟無緣無故去說什麼的誰會信啊?但這樣對方很有把握的感覺還真的會很不爽。
  之後兩人一起回到區內後也沒有什麼再連絡,但在路上碰到還是會打個招呼。而且利威爾也開始『真的』會給納拿巴他們家一些食物。兩人的交情也就這樣好了起來。

  「呵呵。」納拿巴依舊只是笑著,「不過如果我們倆相拚,我也會賭你贏的。」
  「嘖。」他們都不是笨蛋,打從腦袋可以接收知識的那刻起,就被迫知道飢餓遊戲的規則,當然最後只能留下一個人,從來沒有改變過。這也代表著同樣被抽選出來同區的另一人不是要自相殘殺就是冷眼旁觀,結果都是一樣的,只是做法的不同罷了。
  「那就各憑本事吧……讓他們看見你的實力,納拿巴。」納拿巴點了點頭,對話到此也剛好告個段落,不曉得是一直在偷聽還是巧合,被派來十二區的抽籤人此時也剛好踏進房內。
  「納拿巴、利威爾,來來來,進來坐,有些要緊事要先說。」
  「你們這區比較特殊,照慣例來說我們各區會派一名教練指導你們的訓練。而教練通常也都是自己區上的歷屆獲勝者,但你們區--」也不用等對方說完,兩人已經意會。他們區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獲勝者,所以這教練理所當然的也是空缺著。
  「如你們所知,是沒有獲勝者的,所以都城那邊有派十區的獲勝者當你們的導師,不過如果你們不要就算了,你們的意願?」
  「不用。」
  「好。」截然不同的反應,讓兩人都很是驚愕的互望對方。
  「納拿巴,為什麼不用?」先發問的是利威爾。
  「利威爾,以你的水準,根本不用吧?」而後被反問。
  利威爾愣了下,才發現原來他們兩人都是在為彼此著想,但如果要使納拿巴接受自己的提議的話,這樣是不行的。
  「當然是為了我們,就算實力再好,不清楚遊戲內可能發生的事情的話,還是有可能會輸的。」其實這番話利威爾說的是太大了,因為他說的是有可能會『輸』而不是才有機會『贏』,由此可見利威爾對自己是多麼的自信。
  納拿巴聽了也覺得其實還蠻有道理的,要找出反駁的話還真的找不到,也就安靜沒講話了。
  「就這樣了,聽見沒?」利威爾這時才轉頭望向抽籤人。
  當然這樣的態度是讓那人更為不爽,不過轉念想,到時候遊戲開始後這人應該一下就會死了吧?這樣安慰自己後倒也不怎麼去在意利威爾的態度問題了,也就點了點頭並叫人通知下第十區的教練。
  「說起來這個第十區的教練可是第二十屆的獲勝者,你們可真是好運呐。」
  居然是第二十屆!
  利威爾跟納拿巴都震驚了。每五年一次的大旬祭可都是讓那年被抽到的貢品倍加痛恨都城,只因都城會在大旬祭上多增加或更改一些遊戲規則,目的都是讓遊戲困難度增加──也就是讓遊戲更『有趣』,而現年才十八歲的利威爾跟十六歲的納拿巴真要說還留有記憶的大旬祭也只有第二十屆跟第二十五屆了。第二十屆又是他倆第一個記得且全程觀看的大旬祭,對於獲勝者也算還有些記憶。
  讓眾人跌破眼鏡的第十區、更別說還是女的──想毫無印象也很難。
  而車門這時被推了開來,走進來的正是第十區來的導師。
  「喔喔喔喔喔,這次居然會請我當導師啊,看來總統大人的腦袋總算燒壞了。」聽起來很中性的聲音、大概除了胸之外看起來絲毫不像女人的人走了進來。而所說的話立刻讓她被都城的人怒視著。
  「我說小莫阿,你也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了,這樣看我也是沒用的。何況一言寄出駟馬難追我可是飢餓遊戲的獲勝者都城也已經保證我未來的生活了真的想要對我幹什麼的話也是不可能的了。」也不知道抽籤人的名字,不過看來小莫這個暱稱就是在指他了。
  看來兩人是舊識吧。利威爾跟納拿巴想著。然後那女人又極度跳痛的回頭望著兩人並開口道:「你們就是第十二區的貢品?真是幸運阿這次遇到我這個從來不離開第十區的導師真是三生有幸。我會讓你們的獲勝率提升的,不過個人能力方面我應該也不用說了,遊戲開始後就只能看你們自己的作為吧。」
  「一直站著講話也是浪費時間,最遙遠的十二區到都城可是還有一段時間的呢,我們還是坐下來吃個飯吧,不吃白不吃,等到了都城根本就只是觀賞品了而且每天還會有一堆事情要忙,現在是唯一悠閒的時間了。」
  「對了,我叫韓吉。」
  「……我是利威爾,他是納拿巴。」最終還是只能發出這句話。利威爾跟納拿巴對於韓吉那一大串的發言實在是有些吃不消。
  「小莫,你也來吃吧!」
  「……喔。」
  距離到都城的時間,還有數小時。

×××

  時間是不等人的,貢品們尤其有這感觸。
  「接下來你們唯一要做的就是要聽話,不要反抗都城的人。」韓吉在下火車前提醒著兩人。明顯就是個命令句,而且跟剛才在車上的性格反差實在太大了,兩人都這樣覺得。但都城人看起來卻都習以為常。
  ──然後才想起來,在遊戲中,韓吉之所以可以勝出,就是那可稱之為雙面的個性。
  認真起來像條真漢子殺人不眨眼,隨意起來卻又是個自來熟跟誰都可以很要好。擁有這樣突出性格的韓吉在遊戲中藉著與其他不曉得此事的貢品結盟,直到倒數第二個貢品死去後卻又一秒背叛與之結盟的夥伴,而後勝出。說起來實力並不堅強,但性格確實聰明,實在令人咋舌。
  『現在可以看到第十二區的貢品已經到達了!──所有的貢品都已到達了!請各位在等待幾天,遊戲馬上就會開始!接下來請讓所有貢品到達自己區的休息樓層,為接下來的訓練及遊戲準備!』
  到此,利威爾完全可以了解什麼叫做『要聽話』了。周圍嘰嘰喳喳吵死人的吵雜聲,還有像是在看珍奇異獸般的眼神,都讓利威爾很想拿起刀子往那些都城人身上砍過去教他們安靜些。
  但顯然這還不足以涵蓋聽話的範圍。
  接下來利威爾跟納拿巴分別被帶了開來,利威爾被帶到了很像實驗室的地方,而還有一些人在為自己清理身體──利威爾以前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皮膚居然可以用乾淨來形容的。
  「把你用乾淨後才發現你長的倒也不差阿第十二區的小帥哥。」為他清理身體的人之中,一名看起來算是管理者的人如是說道:「真是可惜了,明明這樣就很好看,卻還是要在上面塗抹化學物品,想到就令人討厭。小帥哥,自己多保重,像你這樣天生麗質的再貢品中很少見啊。如果你能從遊戲中活下來的話,我們就有可能再見面了。期望會有那一天吶。」
  「啊哈、會有的。那一天。」利威爾只是如此回應。
  他從來不相信自己會輸。就算有專業貢品又如何?

  十二區的兩位貢品被帶開後再度相遇的時間點是晚上,利威爾驚豔於看見納拿巴的那瞬間,他知道對方在區內一直都不算難看,但同樣接受過整頓之後的納拿巴真的是驚為天人,天曉得之後若接受都城的精心打扮會是怎麼樣的美艷。
  「明天會踏入訓練室,自己準備好,能不能找到同盟就看在訓練室的表演了,出五分實力留五分起來,全力等到都城要打分那時在顯現出來就好。然後也可以趁機找一下你們想與之結盟的人,有意願的都可以跟我說,我會去幫你們說說看。」韓吉卻連一眼都不看,開口道。
  「同盟這種東西老子才不需要。」利威爾嗤之以鼻,卻馬上被韓吉怒視。
  「等到遊戲開始你就會發現同盟很重要,這可是切身之談。如果你認為你一個人一開始就可以從其他二十三人手下存活的話,我也不屑管你。這是我的教導方式,要不要聽隨便你。」
  「嘖。」納拿巴站在旁邊卻也不知道該阻止誰繼續說下去,兩人都是勸不得的,只能令那肅殺的氣氛圍繞在周圍,讓自己感到無比的難受。
  「利威爾,我們去休息吧。」
  最後,納拿巴還是從自己比較熟悉的人下手。
  利威爾自身也不是很想繼續跟韓吉吵下去,也就如此順水推舟了。

  翌日。
  才剛踏入訓練室就可以感受到周圍人的目光,十二區的兩人都很不是自在。
  但也就那樣一瞬間而已,沒有任何一區的人會看好十二區的人,只是單純因為有人走進來而看一下而已。
  倒也輕鬆的兩人眼神交流了下後就分別走了開來──走向自己擅長的訓練站。
  利威爾的刀技是那樣的厲害,只要是十二區的人都知道。於是他走向了擺著各種長度各種形狀刀子的桌台,顯然的刀技是大多數人會的,訓練站中也已經有了兩三人,但利威爾也是當作沒看到的直接挑起了桌上自己慣用的刀子形狀長度,周圍人對利威爾眼中孤傲無人的態度更是擺出了明顯的厭惡。
  「明明就只是十二區的人,卻很囂張嗎?是沒看到訓練站已經有人在使用了嗎?」第五區的女性貢品喚了聲,一開口就是滿滿的嘲諷。
  卻得不到任何回覆。
  「你是什麼意思,別人在跟你說話你是不會回應嗎?難不成十二區的男性貢品是出了個聾子阿?」
  「我沒必要跟一個將會成為屍體的人說話,尤其那人還是個瘋女人。」利威爾淡淡的回覆著,還是很專注的挑著刀。這把刀用起來跟自己常用的差不多,就這把了吧?
  回覆的內容惹得對方更是暴怒,周圍人聽見此笑出來的也不少。
  「有種就來打一場!!!」
  「喔。」利威爾的乾脆更是讓第五區的女性貢品愣住。
  「來啊,還是──你怕了?」利威爾笑了。
  笑的是那樣的猖狂。
  想當然的對方激不起挑釁,轉手就拿了桌上的刀子往訓練室裡走,而利威爾跟上。訓練室的其他所有供品見此也只是竊笑著然後圍了過去,畢竟能在遊戲開始前見到其他區貢品的實力,那是不可多得的好運氣。
  「五秒。」訓練室裡響起利威爾的聲音,每個人都是愣了一下。
  「什麼?!」眼前的女性也是一臉不解。
  「你敗下來的時間。」
  是,利威爾是如此的猖狂。但,對於不是專業貢品的第五區貢品,利威爾著實有可以猖狂的本錢──他自己也知道,面對專業貢品,五秒?那是不可能達到的。──何況對方早已怒火攻心,根本毫無理智可言,面對一個瘋子,有需要花太久的時間嗎?沒必要。
  很快的,五秒。
  眾人根本還來不及看清什麼,只見利威爾提了刀就衝上前,但,也就這樣了。沒有任何技術可言,但對方的腹部也不知何時被砍了一刀。
  都城方是不准任何貢品私底下的爭鬥,也是因為怕一不小心就打死了,這樣也無法跟觀眾交代。何況此時他們身上所穿的衣服,一般刀子是無法砍破衣服傷及身體的。會說砍了一刀正是因為衣服有稍微的破損,但也不是傷及身體的傷害。
  但能把都城特地製作的訓練衣砍到有稍微破損,可見那力氣是多麼的大。
  訓練室外的眾人都睜大了眼睛,其中納拿巴更是扶額。
  「利威爾,韓吉說了收斂點。」於是利威爾從訓練室出來時納拿巴開口道。
  「……嗯。」一個字也不曉得代表什麼意思,納拿巴也不想管了。
  但利威爾晚上回去時出乎意料的沒有被韓吉罵,而是被誇獎。
  「利威爾幹的不錯呢,很多其他區的導師都來跟我說他們區的貢品想要與你結盟,如果你有什麼想法記得說一聲。」
  「隨便。」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鴨子快菲

Author:鴨子快菲
管理員有兩位:鴨子/啊菲
合在一起就是鴨子快菲,目前只是個默默無名的社團。
大概是出出同人本子、周邊or自創本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