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試閱3

CWT35首發!
《Live。》進巨新刊/短篇部分,試閱下收↓
-
這是剛萌上團兵時的初作,大約是三月的文了。
整體來說是建立在團兵相遇→死亡的故事軸上吧。
雖然有再修改過,但還是保留了大致上的大綱,有些地方沒有辦法把我內心中的團兵相處模式描寫的很好很抱歉Orz團兵個性可能都有些偏同人,OOC方面也很抱歉Orz 希望喜歡!

-

  「利威爾,能夠遇到你,擁有你,或許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了。」
  「答應我,在我死之前,你不能死。」
  「說什麼蠢話,我的心臟是你的,要死也是為你死。而你──沒有我的允許,不准擅自死去,聽見沒。」

  「知道了……我的利威爾。」
  「呿。」
  Promise You . With my heart.
  說好了喔。


  ──約定好的。

-

  還未進調查兵團之前,只要是人類都知道,這是個死亡率很高的地方。
  但是能夠從調查中回來的人,便是那有機會為「存活」這個未來劃上一筆的幸運兒,一次、兩次──久而久之,將會變成人類的英雄、支柱、甚至希望。
  在104期訓練兵團剛畢業的時候,最有名的大概就是調查兵團團長和號稱人類最強的士兵長。


  但是卻沒有人知道他們付出了多少努力,犧牲了多少人命。
  甚至那聲望最高的艾爾文團長在五年前希干希納區被超大型巨人所突破的時候,也是十分落魄的遭人們唾棄──縱使他那時尚未是團長。
  能夠爬到這種地位,建立起威望,雖是五年,說長不長,說短卻也不短。
  而在那五年之間──艾爾文找到了他專屬的「武器」。



  「利威爾,我需要你。」
  從地下街內「挖角」了利威爾的就是艾爾文,甚至不顧周遭反對。
  「利威爾,你願意加入調查兵團,獻出你的心臟嗎?」
  「不過就是一群豬玀,老子憑什麼要為了他們獻出心臟,不幹。」
  利威爾常常想起,或許艾爾文等到自己回應的時候就知道了答案。

  「那你願意為我,獻出心臟嗎?」那燦爛到不該出現在這個時代的笑容,就像是個贖光般照進了地下街。
  「媽的……」或許也照進了利威爾內心中。
  
  伸出的手,被溫暖的大手握住。
  他微笑,然後帶走了他。
  他深信自己的選擇是不會有錯的。不顧一切。

-

  利威爾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為什麼要跟著那高大的人走。待在原本的地方不是很好嗎?反正自己並不弱,可以度日就好。但是──是想改變自己嗎?還是因為那燦爛又溫暖的笑容?更或者是因為那雙手看起來很溫暖?

  不知道。
  利威爾覺得想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麻煩了。

  艾爾文帶回自己時還不是團長的地位,也因如此反對的聲浪並不會少。看見他被受質疑會很不爽,到底是覺得那群人看不清自己的實力還是因為他對之的處事淡然而憤怒?利威爾只選擇拿出實力讓那些人知道,他不是錯的,而「他」,更不是錯的那個人。
  他選擇自己是對的。沒錯的。
  不過就是群實力比不上自己的豬玀,還敢質疑艾爾文。這種事情,不能容許,不能接受,必須由自己來清除。
  等到他爬上團長的位置,自己也隨之擔任兵長的時候,他依舊不曉得到底為什麼要那麼在意。

  對於砍殺巨人這件事越來越得心應手當然不是因為不怕死,而是相信。
  或許正是他相信著艾爾文,所以才會不怕。
  真是可笑,在這種人類不是食物鍊最頂層的世界,自己居然絲毫不畏懼面對巨人。
  『那你願意為我,獻出心臟嗎?」利威爾在很累的時候,會回想起那天的情況。
  長期待在地下街當混混的自己生活並不富裕,甚至貧困。一天能吃幾餐完全是靠運氣,有時甚至沒辦法吃到一餐。偷拐搶騙這種卑劣的勾當利威爾不想做也不屑做,對於那些幹壞勾當的人利威爾只是嗤之以鼻,但並不會特意阻止,畢竟他們也只是想要活下去罷了。──雖然在這種隨時都要提心吊膽的世界,死去或許還比較好。

  見到艾爾文那天是陰天。烏雲密佈的讓利威爾覺得是不是下一秒就會下起大雨。
  剛跟別人打過架的身體是髒的,衣物沒有一處是完好的。聽見調查兵團經過的消息,半推半就的被勉強可以稱之為同伴的人拖著說要去看看傳說中『人類的英雄』。畢竟軍官們要經過這種偏僻地帶可能幾年才會一次。
  圍觀的人很多,利威爾在人群中又因穿著而特顯突兀。產生了想離開的想法,卻找不到那所謂的「同伴」,或許已經跑到最前面了吧?畢竟地下街出來的嬌小身子可以輕易的穿梭在人群中。
  沒有任何理由繼續待著,他轉身欲離開人群,卻發覺被耀眼的藍色瞳孔盯住。
  反正不過就是因為自己的穿著而注意到的吧?利威爾沒想太多。

  卻在巷弄內再度見到那藍瞳,而主人──艾爾文,望著他然後詢問著要不要跟他走。
  「蛤?」對著第一次見面的人就詢問這種事什麼的,這人是不是有問題啊?
  「我很認真,我感覺的出來,你很強。」忍住不去握住對方的手,艾爾文看似很激動「之前在軍隊內就有聽說了,有個地下街的小鬼很強,雖然憲兵一直想抓到他,但每次都會被打的很慘然後失敗告終──是你吧?」
  「是個小鬼還真是抱歉哈。」
  利威爾的臉色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看來是遇上不怕死的軍人了。
  自己確實在之前曾多次打跑了想來捉捕自己的憲兵,但那也只是因為「罪名」是被污陷的,利威爾可沒有願意當代罪羔羊的興趣。
  「加入我們,訓練自己,你會更強──比我還強。」
  「加入調查兵團,跟我走吧。你值得更好的待遇。」
  「我會保護你,在你鍛鍊好自己之前。」
  「用我的心臟發誓。」然後艾爾文把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上──心的位置。
  利威爾對於那動作不屑一顧的道:「干我屁事。」


  而之後艾爾文的糾纏是自己想不到的。怎麼會有個大男人那麼纏人啊?!
  只要有經過這裡──或者根本沒經過──艾爾文總會有辦法找到自己,然後開始嘗試說服自己加入軍隊內。
  那天出了太陽,也許是心情特別好的緣故吧,利威爾接受了。


  手掌平貼著左胸,可以感受到皮膚下的心臟在跳動著。
  這顆心,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是別人的,是艾爾文的。

  而在得知艾爾文當上第13代調查兵團團長後,為了不使他的地位受到影響,利威爾再度拚死的鍛鍊自己,然後終於爬上了只在他之下的位置。
  當上兵長的同時,也獲得了「人類最強」的稱號。

  已不曉得追隨著艾爾文出征調查了幾次外地,其中當然不乏差點就回不去的情況。
  每次,都想著自己死掉也無所謂,只有他──只有艾爾文,不能死。
  根本不曉得自己對其他人類來說有了他是有了多大的希望。
  『若是人類最強死了,那人類也完了吧──』什麼的這種話,當然不可能傳進他耳裡。

-

  「艾爾文。」木門被敲響,外頭傳來了少年獨特的聲線。
  「請進。」


  「找我幹什麼?」向來從不拐彎抹角的利威習慣的走至沙發然後坐下。就像是已經習慣踏進了這間辦公室一樣──雖然確實也是如此。
  「利威爾。」把利威爾找來的是他自己「能夠遇到你,擁有你,或許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了。」
  「答應我,在我死之前,你不能死。」
  「艾爾文,你是在突然感性什麼?我們都歷經了多少次遠征,多少次我們差點回不來牆內,死亡什麼的早就……」
  但顯然艾爾文並不想繼續聽利威爾碎碎念「你知道我想聽什麼。」
  「──說什麼蠢話,我的心臟是你的,要死也是為你死。而你──沒有我的允許,不准擅自死去,聽見沒。」
  他知道利威爾是人類的希望,他知道──但他也是自私的。
  就算之前為了全人類捨棄掉一百名隊員又怎樣。雖不是無所謂,但不會到傷心哭泣的程度,因為自己是團長。
  但──「答應我,在我死之前,你不能死。」
  或許只有利威爾,是他最後一道防線。有了利威爾,他可以面對任何抨擊、謾罵以及這個現實。
  然後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抱住了他。

  上次出城調查的時候,利威爾身受重傷滿身是血的情景他忘不了。
  當下的心情無法言喻。已經不只是「他很怕」這樣可以形容了。
  但,他真的很怕。
  怕利威爾就這樣死掉。不是怕人類的希望就這樣消逝什麼的。而是單純的怕失去利威爾這個人。
  他很怕。
  怕下次分開征察的時候就再也見不到面。見不到那可以讓自己心安的人影。
  他很怕。
  不希望下次看見的會是一具屍體──。

  利威爾只是任憑對方抱住,艾爾文剛擔任團長時,每幾個月利威爾就會被艾爾文叫到辦公室內,然後這樣靜靜的被抱住,直到對方冷靜下來。
  他知道對方內心承受了多少壓力。也知道那些壓力已經快讓他承受不住了。
  所以他這次才會如此的失控,脫口而出那些言語。而如果這樣可以讓對方好一些,利威爾甘願。

  就算是人類最強也是有重視的人。就算是人類最強也是有害怕的事。就算是人類最強也不一定能砍殺掉所有的巨人。就算是人類最強也不一定能保護想保護的人。
  「我不會那麼容易死,如同你一般。」握緊拳頭,緩緩的推開對方,將右手放上對方胸前。
  「只要你的心還在跳動,我就不會死──我會永遠保護著你。」
  也是,自己在想些什麼呢?
  「謝謝你──我的利威爾。」彷彿多年前他對他說的。

-

  「可是,你違反了約定阿……」由於下著雨,流出來的血跡已被沖淡,不知道留往了哪裡。
  「嘛、……我、…才沒有……」倔強的抗議著,彷彿身體上的傷全都是假的一樣,令人感受不到疼痛。「我……說、過……要死……也…是…為你死的──」
  才不是,不是這樣!「你也說過,只要我的心還在跳動,你就不會死的。我還需要你的保護啊──利威爾……!!」混合著雨滴的淚早已流滿面。
  不是早就知道有這天的了嗎?但到來時,內心果然還是不能接受啊。
  「是……嗎。」看來人老了果然不中用阿,利威爾感慨著。
  「…你…沒事、吧……」好冷。好累。好想睡覺。
  為什麼會那麼想睡呢。平時明明只要睡三小時就夠的,現在居然想睡覺阿。
  「我沒受傷,可是……」心很痛。
  「那……就好…──」只要你還活著就好。
  利威爾將快要沒力氣的手貼上艾爾文的左胸,好溫暖。跟一開始一樣,還在跳動。
  「利威爾,給我起來!」失去了平時冷靜的艾爾文拚命搖晃著那越來越沒重量的身體。
  身上好髒,好多血,好噁心。想清乾淨──但是更想睡覺。感覺可以什麼都不管了。閉上眼,就連那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人也──
  「艾…爾文……我…從來…都不後悔……當初跟你走……」
  眼睛闔上前,看見的是天空中烏雲散開露出的一絲陽光──很耀眼,跟記憶中的那天一樣。
  「謝謝你──我…愛你……」
  像是燃燒了最後的生命說完這句話,象徵著生命的手從艾爾文溫熱的胸口垂下,平躺在地面上。
  闔上的眼睛與安詳的表情讓地上的人看起來只是睡著了一般,像一幅畫;但是卻不能抹滅那滿身的血跡與消失的左手與右腳。
  如果真的只是睡著──就好了。

  「利威爾!!!!!!」吶喊的聲音,佈滿了整座森林。
  而吶喊的人卻再也哭不出聲。

-

  曾經聽人說,悲傷到了極致的話是哭不出來的。即使心在痛,在傷心,在吶喊。
  ──艾爾文好像懂了。

  雖然調查兵團這次的目標達成了,但是抱著利威爾的屍體返回牆內的時候,艾爾文卻一點開心的心情都沒有。
  對於人類最強死亡的這件事很快的傳遍所有人的耳裡,害怕、惶恐、擔心、絕望等情緒浮上檯面。但是這些都不是艾爾文想去理會的。
  而艾爾文也在幫利威爾辦完後事後藉此緣由辭去了團長一職。

  「吶,大家對於你過世的消息,似乎依舊是很不相信呢──還是說,是不敢相信呢。」墓碑,對於850年的兵士們來說,是不可多求的,畢竟能保留屍身就該偷笑了。
  而身為兵長,也是人類最強──最重要的是,他是團長的心腹的這個地位,理所當然的讓艾爾文接受所有抨擊只為了讓人為他建立一座墓碑,讓他安眠。
  「巨人也快絕跡了,過了那麼多年,人類終於要可以脫離巨人的陰霾了。」像是在為孩子再說故事般,艾爾文說道:「也是……自從你過世後,過了那麼久了呢。看來還記得你的大概只有我了吧。」
  前幾年還陸陸續續有人來送花束,但從去年開始便沒有人來過了。
  「我也已經不是團長了,那次遠征回來後,我就辭去職務了。第14屆團長是艾倫呢,雖然他有些衝動,但對人類來說,應該是不錯的選擇吧?」
  「我……很想你阿。」一直、一直、一直都。
  「想見你……你有在那邊等我嗎?」放下手中的花束,站起身欲離去。
  而微風拂過,純白的菊花隨風飄揚。
  艾爾文彷彿聽見那總帶有驕氣與不屑的語氣說道:『廢話,我可是要永遠保護你的。』
  「……是嗎,太好了。」
  要等我喔。利威爾。

-

  『XX月10日,
     艾爾文今年又去看利威爾的墓碑了,不過這次回來後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他傷心那麼久,好了些也好。
   XX月11日,
     今天難得的艾爾文好像賴床了,派人去他房間叫他卻也沒有任何反應,晚點去看看吧……。』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鴨子快菲

Author:鴨子快菲
管理員有兩位:鴨子/啊菲
合在一起就是鴨子快菲,目前只是個默默無名的社團。
大概是出出同人本子、周邊or自創本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